號兵

2020-11-26 14:49:38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顧堅

  小時候最喜歡看打仗的電影。我們的部隊在發起總攻時總有一個吹號手站在高處吹衝鋒號,隨着“嘀嘀嗒嗒嘀嘀嗒”,戰士們如潮水般地撲向敵人的陣地——“衝啊!”“殺啊!”敵人望風披靡,狼狽逃竄,紛紛被打死,要麼高舉雙手,跪地投降。每次看到這情景,我就和其他孩子尖着嗓子拼命吶喊歡呼起來,感到熱血沸騰,有時渾身還篩糠般地打抖,汗毛奓起,熱淚迸湧,怎麼也控制不住。

  吹號手真是了不起!他站在高處“嘀嘀嗒嗒嘀嘀嗒”一吹,戰鬥就鋪開了,就最終勝利了——我們男孩子哪個不想當小號兵!

  我們莊上就有一個吹號兵,叫姚桂生,是我小學同學姚小兵的父親。

  姚桂生退伍後帶回了他那把銅軍號。記得當時大隊裏每次要開鬥爭大會什麼的,總要請姚桂生站在莊子高處吹一通號。激越的號聲像一根鞭子把各家各户的人都從家裏驅趕出來,聚集到小學的大操場上。

  我們有時慫恿姚小兵偷偷把軍號偷出來玩。我們發現吹號原來是很吃勁的,拿出吃奶的勁都吹不太響,更談不上成什麼調了,但個個還是要爭着嘗試。有一次輪到我吹了,我長長地吸了口氣,模仿電影中的小號兵一手持號一手叉腰,鼓着腮幫子猛吹,哪知道號聲還沒出來,腚下一個響屁倒被掙了出來,在同伴的狂笑中頓時泄了氣。

  姚小兵把父親的軍號偷出來,要求在關閉了門窗的屋子裏吹,以防聲音外溢。也是奇怪,世界上的聲音無數,姚桂生唯獨對軍號聲最敏感,只要你吹一點點響,幾里路外他都能感應到,馬上就尋來了。軍號是他最珍重的寶貝,平時就掛在他的牀頭上,據説有時候還把軍號抱在懷裏睡覺。逮到了兒子偷他的軍號,他就要狠狠地揍兒子一頓。

  姚桂生脾氣大性子急是有名的,有個諢名兒叫“老急暴”。脾氣急的人往往都直率、厚道,心裏放不下事,説到做到。旁人有啥難事,只要他看到了,都要去相幫,是個大熱心人。

  有一天我隨母親走親戚回來,經過姚小兵家時,發現院子裏擠了不少人,屋裏有哀哀的哭聲。一問,原來“老急暴”死了。東大橋下面的五保户趙懷禮草屋頂上的煙囱被風吹倒了,不敢生火做飯,他搬來一張舊梯子,拎着灰桶上屋維修,修好了下梯子,腳下一根橫杆“喀嚓”斷裂了,生生地摔下來,側腦着地,血模糊了半邊臉。待眾人趕來抬到大隊衞生室時,已經救不回來了。

  “老急暴”入殮時我去看了,堂屋裏擠滿了鄉親。披麻戴孝的姚小兵把那把軍號從房間裏抱出來,放在父親的手邊。老木匠揮舞着斧頭以極快的速度釘死了棺材,屋裏頓時哭聲震天。這訣別的場景讓我震撼得渾身哆嗦,也咧着嘴哭了起來。